全国服务热线

4008-800-800

中国水电八局拓展国际业务 深耕“一带一路”

发布时间:2020-05-18

建成后的马来西亚沐若水电站大坝

  □通讯员 全红 王济林

  日前,商务部发布了“2019年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前100家企业”。中国建筑、华为技术分别以129.7亿美元、126.2亿美元拔得头筹,中国港湾、中国水电、中国铁建分列第3、4、5位。中国水电八局以11.3亿美元的对外承包完成额名列该榜第21位。

  据介绍,自1997年走出国门实施对外工程承包以来,中国水电八局一直坚持走独立自主、国际优先发展之路,坚持国际业务“优先发展、优先投入”的“双优”战略,不断深耕海外基础设施建设市场,积极开拓新国别和新领域。水电八局已陆续与德国西门子、美国GE、澳大利亚沃利帕森、韩国现代等世界知名企业和多家勘测设计、远洋运输、能源矿山等行业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具备了较强的全球化资源配置和整合能力。

  目前,已在海外承建了90多项工程,项目遍布亚非拉三大洲30多个国家,并组建了亚太、亚欧、美洲、东南非、中西非和中东北非6大区域公司,将业务从南亚做到了南美,从中东做到了西非,从水利水电做到了火电、冶炼、市政和农业……留下了“一带一路”上的一个个八局故事。

  巴罗塔“911”和甘再地雷阵

  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点燃了全球反恐的战火。美英为首的多国部队对盘踞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发起持续的军事打击。那时,水电八局正在距离阿富汗边境不远的巴基斯坦巴罗塔水电工地承担大坝、厂房等主体施工。

  巴基斯坦会不会卷入战争?这个疑问引来了境内外国公司和各国驻巴使馆机构人员的纷纷撤离。水电八局怎么办?如果也撤了,巴罗塔工程将全面瘫痪可能导致世界银行撤资,几千名巴方劳务人员将因此而失业,水电八局和合作公司投入的4000多万美元设备也将不复存在。但如果坚守,真的卷入战争又如何应对?

  审时度势之下,水电八局还是决定留下来。这年的9月26日,当最后一批中方撤离人员离开伊斯兰堡,通往国内的国际航班就停飞了。与此同时,以美国为首的军队对阿富汗实施空中打击,成百上千的战斗机从工地上空呼啸而过,大批阿富汗难民拥到工地周围,局势一度混乱不堪。

  “看到战斗机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真担心会掉一架下来”。回忆起当年,水电八局副总经理肖军印象非常深刻。后来,坚守在巴罗塔工地的水电八局员工,一边关注着局势,一边坚持着施工。两年后,巴罗塔水电站如期发电,八局员工作为水电站建设功臣落座主席台,被巴基斯坦总统称为最可信赖的朋友,巴罗塔水电站也成为了中巴两国友谊的象征。

  而在柬埔寨的热带丛林,水电八局人经历的不只是毒蛇猛禽,甚至还有生命的威胁。2006年,水电八局承建的甘再水电站开工,夸张的是,这个电站几乎建设在昔日的雷场之上。由于之前的连年战乱,甘再水电站坝址仍有不少地雷。

  柬埔寨要发展,人民渴望电力。时间等不及,扫雷和工程建设同步进行。柬埔寨政府军专门派出一排工兵,对甘再工程勘探区域、建设区域以及库区进行了三次拉网式的扫雷,挖出地雷500多个。

  工程测量是整个工程建设最先面对地雷威胁的工种。水电八局测量工程师汪建设带着6名当地员工出没在排过雷的区域测量,曾经7天时间就拿下20万平方米的左砂系统地形补勘。2007年9月,汪建设和同事刚准备进四号料场测量,就接到监理停工的指令。“当地柬民反映山上埋有地雷,项目部立即请来柬埔寨政府军的10名工兵,果然挖出了12颗地雷。”汪建设谈起这事,至今心有余悸。

  今天,甘再水电站已连续安全运行8年,累计发电量超过35亿千瓦时,为柬埔寨经济发展提供了源源不绝的电力,并被执政党作为重要业绩,挂在了大选的宣传牌上。

  非洲河马和马来“猴哥”

  秉承生态建设理念的八局人,尽可能将工程建设中的环境保护工作做到更好。

  2015年9月23日,乌干达卡鲁玛水电站的施工区域出现了一名神秘的访客——一头河马,不过它却被困在路边一集水坑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八局员工立即调来一台俗称“两头忙”的施工机械,并在政府动物保护局和当地警察的协助下,成功救出了被困的河马。

  被爱护和救助动物当然不只是一头河马。卡鲁玛水电站位于乌干达国家公园旁,是水电八局海外承建的最大水电工程,合同金额100多亿元。这个电站地处非洲中部的国际河流——白尼罗河上,为减少电站建设给当地环境带来的影响,建设者将80%多的工程建筑物建设在了地下,挡水大坝也设计成淹没范围更小的低坝,并大量采用低尘低耗的新技术新工艺,减少工程给当地环境带来的影响。

  卡鲁玛电站大坝左岸下游几十米有一个回水湾,这里生活着一大群非洲河马。原本以为施工的声响会吓跑河马,那知道这群河马“领土意识”强烈,反正就是不离故土。为了确保河马的安全,八局员工将原本作为施工区域的下游河段保护起来,所有设备人员都不准进入这个区域,并且确保爆破的飞石也不会落入。久而久之,工程施工与河马实现了和谐共处。

  6年多建设时间很快过去,今年年底,卡鲁玛水电站6台机组将全部发电。而那几十头河马,依然开开心心生活在哪里,丝毫没有受到水电站建设带来的影响。

  6年时间里,八局员工在当地保护环境和履行社会责任的好事做了很多很多,努力展示着中国企业的良好形象,得到了乌干达政府包括动物保护局(UWA)等官员和当地人民的高度称赞。

  保护环境的故事还发生在马来西亚沐若水电站,那里至今还流传着 “猴哥造反”的故事。

  沐若电站坝址右岸是个风景秀丽的所在。特别是右坝肩所在的山头,一根大石柱从绿林中拔地而起,嶙峋怪石一般成为原住民心目中的圣石。圣石的周围,杂七杂八的动物不少,尤其以猴子居多。

  为了保住这块圣石,建设者将原设计中的直线形碾压大坝修改成了弧形,从而将右坝肩后移,避免了坝肩开挖对圣石的影响。虽然增加了工程量,建设者们却因为保住了圣石而开心。但那些“猴哥”却没有从来没有领过情。自水电八局员工进入沐若工地,便经常有大群猴子出没于工地附近,甚至溜进临时工棚,“偷”走过员工的食品饮料和手机。

  电站建设的开山炮一响,“猴哥”们吓得魂飞魄散,一下子不见了踪影。到处是火热的建设场景和轰鸣的机械声,几乎所有带听觉的动物,全都逃离了工地。

  基坑开挖结束后大坝碾压混凝土开始施工。员工们发现,右岸又有了猴子的痕迹。负责基坑开挖的段善平清楚地记得:在那块非常显眼的圣石上,经常有一只壮硕的“猴哥”朝基坑观望,甚至狠狠地往下扔着小石头。“我估计,那应该就是猴王。它扔石头,可能是想赶走我们”。

  2016年电站建成发电,给常年高温多雨的马来丛林增添了大半个洞庭湖,且每年带来60亿千瓦时的发电收益时。猴哥们也回来啦!

  其实,在2015年电站施工活动少了之后,猴子们就逐渐回来了,并继续占领了布置有观测平台的圣石附近,连观测的员工们要上去,都得先经猴哥们的同意啊!“不然,猴子大军会扔石头的呀!”

  一桶水和“钻石”的故事

  常年海外工作,八局员工有许多令人难忘的生活点滴。

  在南非偌大的版图中间,有一个面积只有3万多平方公里的莱索托王国。水电八局2011年来到这里,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国中之国修建一座蓄水大坝及原水泵站。工程的主要目的,是为40公里外的首都马塞卢及其周边地区提供城市与工业供水。

  说是供水项目,但初到项目的员工连自己的用水都难以满足,所以有了“一桶水的故事”。

  2011年10月,首批人员进入麦特隆工地,发现这个离首都马塞卢只有35公里左右的工地,居然是一个无水、无电、无房、无网络的“四无”地带。

  八局国际公司党委副书记兼麦特隆项目经理刘细军回忆说:刚开始,中方员工洗澡、洗衣每人每天限一桶水。在工地上劳作了一天的员工,小小的一桶水根本不够用。于是,一些不够用的员工就偷偷地拿其他员工的水用,这导致了另外一些员工的水变少,甚至没水用。过了一段时间后,有员工想出了新办法:把水桶换成了大号,并写上名字,这样一桶水就相当于原来的一桶半水。没过几天,其他人都如法炮制。于是,卫生间里摆满了清一色的大号桶子,且全都写上了名字。

  “一桶水的故事”演绎了3个多月。项目部请来专业打井队开进麦特隆,一边在营地内选址打井,一边建了两个水塔,把村里的井水用水管引进了水塔,这样才基本解决大家生活用水问题。

  在人们的印象中,南部非洲是个盛产钻石的地方。莱索托就有许多靠钻石生存的人们,其中不乏一把锄头走天下的挖钻者。他们散布在莱索托海拔3000多米高峰周围和河流附近,寻找着发财的机会。

  水电八局建设的麦特隆大坝,就在高山下的河畔上,这无形引发了员工们对钻石的梦想。

  “会不会也有钻石被河流冲刷下来?”于是,员工们工作之余的唯一消遣方式,就是到河边捡“钻石”。没有切割打磨的原钻其实和普通的石头差不多,因此每次从河滩回来,员工们总是大有收获。久而久之,办公室几扇玻璃窗全都布满了‘钻石’的划痕”。因为没有办法检验钻石的真伪,大家都采用最原始的硬度测试法,在相对较硬的玻璃上找感觉。

  钻石的诱惑持续上演着,员工们的抽屉里装满了来自河滩的各种“钻石”。大家相信,总有一天会捡到一颗满意的石头,哪怕只是自己喜欢。

  就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钻石”梦中,麦特隆大坝耸立起来,成为水电八局奉献给莱索托最耀眼的“钻石”。

  地球不停地转动,“一带一路”的八局故事也在不停地演绎着。他们已在亚非拉30多个国家承建了80余项工程,并发展到年营销额上百亿元的海外规模。

  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们的故事会随着“一带一路”传遍五洲四海,演绎得更加精彩。

  来源:中国水利网站 2020年3月18日



作者: 全红 王济林
责任编辑:李旸